这里是新晋写手瓶盖,松沼居民/14痴汉/114不逆/博爱党无洁癖/松boy 不出意外每天都会更新,希望可以结交松girl们来互关哦。

突然兴奋

#突然兴奋#
#梗源av3347482#
#巨大ooc#

[呜哇——!]

阳光顺着玻璃窗直射入房间让人倍感舒适,抱着路障来回滚动着不时看看角落旁的一松哥哥,在卧室门停止滚动后抬头在空中留下一个弧线在窗边降落。

[好无聊啊!!!]

起身拿起放在书柜旁边的健身球趴了上去挥动袖子脑袋随着袖子来回摆动,耳边巨响和突然跑过来的猫咪害得自己从球上滚落下来。

[什么?什么?好吵啊吵死了吵死了!!!]

抬眼就看到小松哥哥脑袋冒着热气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经过简单交谈才知道刚才的声音是鱼鱼子发出来的,但是具体什么原因却没有明白,只知道是穿着浴袍的空松哥哥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听了一松哥哥的建议拿起球棒随...

农药脑洞

#捕捉鲲陪自己打棒球#
#巨大ooc#

  睁开眼睛双脚垫地站立房间中央随之跳向窗口晨风吹动飘动的云朵带来些许凉意,张开嘴巴眼珠上下转动喊着早安!!!

  抛掷毛巾降落在袖上涂抹面部奔跑至餐厅,双手合十结束餐前感谢后迅速夹起饭菜佐以米饭飞快牙齿上下击打咀嚼完成吞咽随后破门而出,跑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水珠遍布面部洗涮干净嘴边残渣,左右晃动确定甩干后返回房间跳跃翻滚举起球棒

  [完成!!!十四松选手准备就绪!!!]

  更换完毕高举球棒嘴中蹦出口号出门,晃动袖子双脚轻快奔跑,眼中掠过湛色喊着空松哥哥走向对方却发现一位骑鱼先生眼神变得迷离起来,随后一脚...

#一日偶像#

#巨大OOC#


啊哈哈哈哈要成为偶像了!


随着抓挠金色头发,眼眸如同绽放灿烂光芒,靠近对方低语,


“你,准备好了吗?”


ギリギリ爱~キリキリ舞~

Windy_Slyo°:

轻松一张CD放进电脑整个屋子被喧闹的音乐覆盖,紧接着是洗脑全场的欢呼雀跃。

“你成功了…”

小松捂着嘴满面忧愁而抵抗地咬紧牙关,没想到多年兄弟反目成仇。轻松微笑着靠近他嗦,来把这一口毒吸了。

“不…我可是你的亲哥哥啊!!”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空松先动的手。”

“什么……!!!你们原来是约定好的??”

小松满怀屈辱的眼泪趴在地上大汗淋漓,只觉得自己一世英名被摧毁干净。

“小松哥哥!!!我们一起来!!!!大喊什么!!!!!”

“ギリギリ爱~キリキリ舞~”

“ギリギリ爱~キリキリ舞~”

“大兄弟荧光棒甩起来!!”

六子甩着荧光棒对着台上的女偶像放声歌唱。

“ギリギリ爱~キリキリ...

不能一个人毒

Windy_Slyo°:

轻松一张CD放进电脑整个屋子被喧闹的音乐覆盖,紧接着是洗脑全场的欢呼雀跃。

“你成功了…”

小松捂着嘴满面忧愁而抵抗地咬紧牙关,没想到多年兄弟反目成仇。轻松微笑着靠近他嗦,来把这一口毒吸了。

“不…我可是你的亲哥哥啊!!”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空松先动的手。”

“什么……!!!你们原来是约定好的??”

小松满怀屈辱的眼泪趴在地上大汗淋漓,只觉得自己一世英名被摧毁干净。

“小松哥哥!!!我们一起来!!!!大喊什么!!!!!”

“ギリギリ爱~キリキリ舞~”

“ギリギリ爱~キリキリ舞~”

“大兄弟荧光棒甩起来!!”

六子甩着荧光棒对着台上的女偶像放声歌唱。

“ギリ...

墨仔大帅比:

一个大写的挂人

不好意思,这次我实在是忍不住来挂人了,今天加了个all choro的合志,然后发生了一系列的破事,这本合志呢,在后来我才知道是需要摊费用的,于是我表示手头紧摊不了,本来想说不摊费用就不能参加的话,我退出就是,谁知道这位所谓的主催让我实实在在的爆炸了一回,作为一个独立的工作党,拿不出200的平摊费用真是抱歉哦,但是我的钱我想怎么用,关你屁事?

#数字松#
#曲梗#心拍数#0822
#一如既往ooc#

  半阖双眸抱膝靠墙坐下噤声思考状呆视前方周围寂静没有兄弟们的吵闹好似缺少了什么倍觉无聊好奇数起心跳次数。

  啊...我还活着,什么时候会死掉啊...世界毫无值得留恋吧。

  “十四松再见本垒打!”
  
  啊又是这个麻烦的家伙...

  欢迎回来十四。

  “呐呐,一松哥哥!!其实十四松的心脏超——神奇的哦!!
它平常一分钟会喊出70次「我在超级干劲干劲地活着!!」
但和一松哥哥在一起的时候情况会有点不一样——”

  充满元气色彩的音符跑在耳边叫嚷个不停如同主人般激动传送讯息,啊这是什么奇怪的身体构造啊无所谓啦那种干劲其实我也不需...

#数字松#

#曲梗#

#一如既往ooc#


  空旷四周独自半阖双眸抱腿靠在角落倍觉孤独任由眼泪流下宣泄的不悦突然传来急促敲门声响,赶快擦了眼泪心想是谁啊好烦啊不管你是谁都不会让你进来的现在的自己谁也不想见也不可能见死心吧。

“尼桑!!!可以给你带来微笑的十四松哦!充满干劲吧!外面好冷快点开门让我进来!!!”


  听到熟悉元气声线不禁感觉十分无奈抓抓头发起身看向前方,嘁,带来微笑开什么玩笑,那种东西根本就不需要啊。对着门外大喊自己不会开门你去隔壁房间去吧心里却把剩下的话又补充完整。


  你在...我怎么哭的出来?


 门外没了动静重新流泪因为刚才的情况控制下自己的...

#狼人杀paro#
#数字松#
#狼人一松预言家十四松设#
#最后一夜#
#死亡注意!#
#一如既往ooc#

“天黑请闭眼”
低头看向爪子滴落的殷色液体仿佛是漆黑画卷最美的色彩,终于要动手了吗?族人特殊体质让自己轻易跃上房顶中途踩下几块瓦片也毫不在意。
“预言家十四松。”
察觉到自己存在对方迅速回头露出与平时无异的笑容
“不介意的话杀了我吧”
内心如同万刀划伤流血不止痊愈后再次受伤说不出的痛。
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残忍,平复心情做下抉择。
“不忍心…但是我必须这样,十四对不起。”走上前去抱住对方利爪划向对方咽喉处此刻仿佛时间沙漏停止了运动,这一秒如同一年的漫长。
“没关系,比起被猎人拖下水的话,更喜欢被一松哥哥杀死呢。

水...

被诅咒的小镇·破碎的水晶球

被诅咒的小镇·破碎的水晶球

  


  “天黑请闭眼”


  重新回到那个寂静的夜晚如果硬要说声响那应该就是猫头鹰的笑声了,呵...你也知道真相吗愚蠢的禽类,意识突然重新被占领留下一句


  “只要狼族不没汝可永生”


  脑中传来询问舔舐手背玩味提议预言家小姐在这寂静夜晚也该休息了下一秒听到水晶球破碎的声音嘴角勾起如同今夜弯月般弧度。晚安了,预言家。


  远处又是一道光芒不管相比较最初的寒冷多了些生机的翠绿,嘁,垂死挣扎的人类。

“天亮了,昨天...十四子小姐被狼族残忍杀害,以我耶和华之名护十四子不堕地狱安心去天堂,孩子们再你们指出邪恶的狼族为无辜...

1 / 3

© 松野球松 | Powered by LOFTER